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书印文萃 > 正文

吴门篆刻的困境与突围
2011-12-15 15:23:4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吴门篆刻的困境与突围顾工长江下游的苏州地区是中国文人篆刻艺术的发祥地之一。元代昆山顾瑛主持的玉山雅集荟萃当时一流文人和艺术家,其中就有擅长刻印的朱珪。到了明中期,苏州的书画艺术和书画收藏成为江南甚...

吴门篆刻的困境与突围

顾工

 

长江下游的苏州地区是中国文人篆刻艺术的发祥地之一。元代昆山顾瑛主持的“玉山雅集”荟萃当时一流文人和艺术家,其中就有擅长刻印的朱珪。到了明中期,苏州的书画艺术和书画收藏成为江南甚至全国的中心,文人和书画家、收藏家的用印需求促进了篆刻艺术的发展,产生了领袖群伦的一代篆刻大家——文彭。率先使用青田石刻印、卓越的的诗书画印综合文化成就以及开创第一个印学流派,这三大贡献支撑了文彭在篆刻史上的不朽地位。从文彭开始,篆刻真正成为一门文人艺术,许多书画家亲自动手刻印,并从中分化出一支更为职业化的印人队伍。

受到文彭直接或间接影响的篆刻家很多,于是在苏州地区形成了印学史上第一个流派——三桥派,又称吴门派。这个流派绵延一百多年,直到清代康熙朝,其间产生了许初、赵宧光、汪关、归昌世、何通、王梧林、沈龢、顾听、顾苓、林皋、徐坚等许多知名印人。同时,苏州地区涌现出一批印学理论家和印学著作,如徐官《古今印史》、周应愿《印说》、沈野《印谈》、朱象贤《印典》、袁三俊《篆刻十三略》、孙光祖《古今印制》等。印章收藏也在吴门蔚为风气,如明末太仓张灏藏印逾千方,辑有《承清馆印谱》、《学山堂印谱》,在印史上名声赫赫。清代昆山葛氏、吴门刘氏、同里陆氏、毕氏、虞山顾氏,都是重要的印章收藏家(清人季锡畴序顾湘辑《学山堂印存》)。吴门印人及作品的共同特点是:本人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准;主张在印宗秦汉的基础上表现自我;传统功力深湛,风格典雅平和。

不过事物总有盛衰代谢,吴门篆刻不能永久保持它的辉煌,篆刻艺术的中心在康、乾时期转移到长江、运河交会处的扬州。数十年间,扬州呈现出徽派、邓派、浙派交相辉映的盛况,孕育了扬州籍篆刻大家吴攘之。清后期篆刻艺术中心转移到杭州,涌现出浙派“西泠四家”、“西泠后四家”。清末随着上海经济地位的崛起,书画篆刻家又向这里集中,创造出新的“海派”艺术风貌,海上篆刻形成吴昌硕、赵叔孺两大风格阵营。及至当代,篆刻艺术形成了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四大中心,写意篆刻成为主流。虽说韩天衡、李刚田、马士达、黄敦、陆康等许多当代篆刻名家都是从苏州走出去的,但从近十几年的情况来看,苏州篆刻名家稀少,人才队伍青黄不接,苏州中青年篆刻已经陷入困境。

由明清篆刻中心的变迁史可以看出,城市的经济地位是篆刻艺术兴盛的基础,不同时代的审美迁移则是篆刻风格创新的内在动因。

在很多时候,经济繁荣会带动文化繁荣,创造文化消费。清代的扬州、上海,均曾以当时东南经济中心的地位,吸引四方游食之民,其中不乏身怀一技之长的各方面人才。但是,经济和文化并非一一对应,直接联动的。试想:为何清代经济繁荣的扬州成为文化中心,而当今繁荣的苏州没有成为文化中心?要知道,2008年苏州经济总量达到6701亿元,排名全国各大中城市第5。而它在文化上却远远落后于经济总量排名第8的杭州和排名17的南京。

或许有人说,杭州、南京都是省会,苏州怎么和它们比?可是在历史上,明代苏州府隶属南直隶,不是省会,却产生了最负盛名的书画家沈周、文徵明、唐寅。而清康熙六年以后苏州隶江苏省,江苏巡抚驻苏州府——清代作为省会的苏州,在文化艺术上并没有超过明代不是省会的苏州。还有,清代扬州府也不是省会,可它的文化艺术更比两江总督府所在地南京繁荣。一个城市的文化繁荣,取决于文化人才的聚集,要看它是否具备足够的对文化人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并不是完全来自经济因素。

苏州是明代中后期的篆刻中心,扬州是清代前中期的篆刻中心,杭州是清代中后期的篆刻中心。为何苏州、扬州篆刻都衰落了,惟独杭州篆刻能够绵延二百年的昌盛?

    我想,除了杭州作为浙江省经济、政治、文化中心的地位长期未曾动摇,还有几个因素也值得重视:首先,积极依托近代经济文化中心上海。近代上海人大多来自浙江、江苏、安徽,他们在经济上、文化上、情感上与浙江走得更近。海派书画篆刻家许多为浙江籍,杭州又位于浙江全省通往上海的咽喉之地,因而杭州顺理成章并且是主动地成为上海大都会的副中心。其次,西泠印社的担当。在浙派衰落以后,1904年成立的西泠印社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为宗旨,承担起复兴篆刻的历史使命。西泠印社创始人邀请住在上海的吴昌硕担任社长,为西泠印社的百年辉煌奠定了基础。因为地方文艺必有盛衰,无名家的社团必然衰落,而西泠印社立足杭州,放眼全国,社员不局限于浙江人,社长更是推选全国一流名家担任,自然长盛不衰。第三,杭州的篆刻教育和承传,其中西泠印社、中国美术学院在篆刻教育上功不可没。第四,杭州近百年来形成了刻印、印石、制钮、印谱、印泥、刀具等完整的产业链,更加巩固了它的区域印学中心地位。

    那么,在历史与现实面前,当代苏州篆刻如何能创造新的辉煌?

    从经济来看,苏州目前是长三角地区仅次于上海的第二大经济城市,可以为篆刻艺术的发展提供足够的财力支持。苏州有着书画艺术的良好基础,中国书协、中国美协会员分别有100多人,省、市级会员和爱好者数量更多,对篆刻作品的需求相对其他地区较大,可以培育起庞大的篆刻作品消费、收藏市场环境。

在文化资源方面,苏州应当利用其经济地位和地理位置,形成上海周边的又一个文化副中心,实现文化资源、人才的聚集。任何一个地方的文化繁荣,都不是单靠本地人就能达到的。不能吸引一批杰出的文化人才,不能为人才提供个人发展的空间,不能找到独具特色的文化发展之路,“文化苏州”建设就不能进入快车道。

在印学活动方面,当代苏州篆刻需要培育领军人物,需要打造品牌性活动。苏州市书协、东吴印社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通过举办各种形式的篆刻艺术活动、加强篆刻作品出版宣传、推动篆刻理论研究,使苏州篆刻由活跃走向繁荣。建社20多年的东吴印社,如果能借鉴西泠印社的发展道路,邀请一些外地优秀篆刻家加入,荟萃天下印人于东吴,打造“天下名社”,将会有助于提升苏州篆刻的影响力,对苏州篆刻青年的成长也大有好处。

回顾历史,苏州的篆刻艺术资源非常丰厚,对吴门篆刻的研究大有可为。将明代吴门篆刻放在当今时代背景下来审视,其中仍有许多宝贵经验辉耀千秋。例如注重篆刻家的文化修养,注重篆书的书写,主张深入学习古代印章等等,这些都是吴门篆刻的传统精髓,而且是医治当代篆刻之弊病的良药。我们不但不应丢弃,还要大力弘扬。

至于艺术审美,当代吴门篆刻必须要契合当代人的审美需求,而不能满足于传承古人面貌。清初周亮工说:“今日作印者,人自为帝。然求先辈典型,终当推顾苓。”(《印人传·书顾云美印章前》)顾苓固然是当时吴门最重要的印人,可是在追求个性印风的时代,即便他保存了“先辈典型”,也只能与古董为邻。古有典型,时有潮流,人有个性,篆刻创作必须要合古、合时、合我,才能彰显它的价值。

相关热词搜索: 篆刻

上一篇:谈当代书法收藏
下一篇:70年代书家提名展十周年特展 前言